「辣评」一个支架吃回扣一万元!吃回扣如何成了难治的顽疾?


  点击上方“法治周末报”可订阅哦!

  d76061f69ec95d07cd134c8797e03858.jpeg

  资料图 图/网络

  据新华社消息,今年5月,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他的博士生实名举报:“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苏州大学已于7月4日给予杨向军开除党籍处分。杨向军现年56岁,曾任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附属第一医院内科主任、心血管内科主任等职务。今年5月被举报后,杨向军被带走调查,并被苏州大学免职。据报道,被举报装支架吃回扣的杨向军,每年要做600多例心脏手术。目前,杨向军仍在接受江苏以及苏州市纪委监委的调查,全部的违纪违法事实还有待调查。

  笔者认为,医生不能只有医术没有医德。“装一个支架吃回扣一万元”,这样黑心敛财的手段着实令人吃惊。作为医生的杨向军,追逐利益吞噬了老祖宗几千年来传下的“但愿架上药生尘”、医者仁心的传统美德。这样以吃回扣和经济利益为导向的不法行为一旦大行其道,成为医疗行业的潜规则,就会导致整个行业秩序的混乱,给本来脆弱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不仅败坏了医生的形象,也令医疗行业蒙羞。

  医生和医院给病人治病,到底是为了治病还是为了赚钱?这恐怕是个让人尴尬又难以回答的问题。医患矛盾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医疗过程中的高额回扣和过度医疗所导致。像杨向军这样的黑心医生在全国的各大医院中决不是唯一的,这样的行业黑幕是否只是冰山一角?杨向军涉嫌违法犯罪是咎由自取,但在“一个支架一万元回扣”这个事件上其实还有“细思极恐”的地方:像杨向军这样的医生,会不会为了吃回扣,给本来并不需要做心脏手术的患者也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手术高手”的杨向军,在每年做的六百多例心脏病手术中,有多少例是患者真正需要施行手术的?如果本来不需要做支架手术的患者,也稀里糊涂地被医生装了支架,对于患者来说,可谓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仅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还会使患者的身心进一步受害。

  医疗行业决不能利益至上。据媒体报道,心脏支架这样一个小小的不锈钢支架,国产的出厂价不过三千元、最多六七千元人民币,是谁作为幕后推手,到了医院就溢价数倍、动辄把它标成二三万元一根?杨向军被抓不能只查他吃回扣的事,还要深挖是什么品牌的支架、哪个企业生产销售的、为什么可以提供这么多回扣?企业和医院的财务是怎么做账逃避审计和税务核查的?这样的企业在行业内是否还存在?杨向军所在的医院是否也是“同谋”?

  与此同时,医生拿回扣这个顽疾,以及与之伴生的药价居高不下、过度医疗等问题,更是民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其实病根还是现有医疗体制和经营机制存在的弊端导致。药品或者医疗器械从厂家到使用到患者身上,要经过我们已知和未知的层层蚕食,助推了药价、各种检查费用的虚高,造成的结果就是医疗过度市场化。如此一来,在医药购销的利益链上,回扣自然就成了潜规则。因为有利益链的存在,医院、医生才有从厂家、患者身上大肆攫取利益的可乘之机。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对患者的过度医疗,一切费用由患者买单。因此,只有开出“制度药方”,净化医药购销的利益链,同时用反腐的思维推进医疗改革,禁止医生以权谋私,医药回扣才能得以根治。

  从杨向军案例看,对医疗乱象的治理需要抓源头,控过程,除根源!医生吃回扣,拿患者的健康和生命做交易,是一种严重的侵犯患者生命安全和财产的“黑恶行为”。部分医生收受回扣,会让民众对整个医疗体系都产生怀疑,其破坏性是巨大的。像杨向军这样的黑心医生对患者和医疗行业的危害,甚至比黑恶势力的危害更严重。对于这种行为,在消除医疗药品和器械流通过程中寻租空间的同时,相关部门必须加大打击力度,才能杜绝像杨向军这样的黑心医生“前赴后继”地出现。

  (特约评论员 张保平)

  END

  责编 | 王京仔 王硕

  f75458f0fb6461a6e9514f4905f28194.jpeg

  法治周末报

  与你携手同行法治路

  d4bac678cd764161f3d0479a2c6e6647.jpeg

  法治周末报社出品 ID:fzzmb01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