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建言资本市场:监管规则要稳定透明 可引入做空机制


原标题:楼继伟建议资本市场:监管规则应该稳定透明,可以引入一个机制做空

11月2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外交委员会主任、前财政部长楼继伟, 在北京召开的中国财富管理50强论坛第七届年会上表示,扩大资本市场开放将有助于优化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同时引导资本市场投资方式的转变。

他向资本市场监管部门提出了三条建议。首先,监管规则应当稳定透明。二是转变监管理念,引入“做/[/k0/”机制。第三,资本账户要审慎稳健地开放。

楼继伟在讲话中指出,中国一贯坚持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并取得了显着进步。 自1992年b股市场建立以来,它为海外投资者提供了投资国内资本市场的渠道。到2002年和2011年,合格投资者和合格投资者制度将相继推出。外国机构投资者可以在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的额度内直接投资国内资本市场。然后在2014年和2016年推出“沪港通”和“深港通”,实现资本市场双向开放。 截至2019年9月底,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累计向北净流入分别达到4614亿元和3680亿元。 中国资本市场逐步形成多渠道、多维的开放格局。

在反全球化浪潮的背景下,中国的对外开放步伐并没有停止。相反,中国积极融入世界,以更加开放的态度拥抱世界。开放的道路更加清晰,开放的步伐更加坚定。 近年来,一系列资本市场开放政策不断出台,双向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 包括不断改善外国投资的便利性和不断优化商业环境 外资金融机构持股比例限制进一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积极进入中国市场。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融入国际指数的速度加快了。

年初刚刚卸任国家社保基金董事会主席的楼继伟,结合他在社保基金董事会的工作经验,指出中国资本市场仍存在一系列问题,如一级市场的“庞氏骗局”(Ponzi)、二级市场的零售、会计估值的操纵等。

首先,一级市场有大量庞氏融资和庞氏投资。

楼继伟指出,在一个成熟的私募股权市场中,普通合伙人(GP)在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类似行业分阶段只管理一只基金。或在同一阶段,如天使、风险资本家或并购等。根据自身的优势和特点 在中国,全科医生管理许多同类私募股权基金。它可能会在基金间转换项目,操纵业绩,并通过不断发行新基金来承担旧基金中质量差的项目,从而利用庞氏投资支持庞氏融资。

第二,二级市场的散户投资者

楼继伟认为,在成熟市场中,机构投资者是主要投资者,其中大部分委托机构,很少有散户投资者。 机构投资者主要通过分配获得收入,占80%以上 在投资组合管理中,基金经理利用指数增强稳定击败市场,降低基准成份股中劣质股的权重,提高优质股的权重,并在调整成份股时跟踪基准纪律的变化。 成熟市场的整体周转率较低,价格发现较好,投机较少。由于市场有效,基金经理可以贡献的超额回报水平也很低,达到几个基点的水平。

国内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有一定的时机和选股机会。然而,股票基金账户的持有率太低,交易周转率高。基金经理过于相信时机和股票选择对收益的贡献。

第三,投资者“充分利用”会计准则,以对他们有利的方式对金融资产进行分类和估值。

楼继伟表示,根据会计准则,金融资产可以分为交易型、可供出售型和持有至到期型,可以根据公允价值或摊余成本进行定价,大额持股也可以通过成本法或权益法进行计算。 会计准则的适用范围不够明确,自由裁量权范围较大。 各种资本池都是被混淆、嵌套和不断杠杆化的基础资产。他们还利用不明确的准则应用界限,以更有利的方式进行会计核算,操纵收入,掩盖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特意询问了财政部会计司,得知我们的会计准则是参照国际会计准则制定的,上述条件符合会计准则 但是,在投资领域,应该采用市场导向的制度,以公允价值计量,客观、定期地反映投资的真实情况,有效地监控投资风险,防止庞氏骗局的发生。 “

他说这种会计方法的改变不能一蹴而就。有必要防止泡沫在去杠杆化过程中完全破裂,并引发系统性风险。因此,有必要为新的资产管理法规设定一个过渡期,给予金融机构更多的整改时间,打破新的交易所,禁止资金池,抑制渠道,保持严格风险控制的方向不变。 过渡期结束后,所有投资都应按照国际标准并参照全球投资业绩标准,即GIPS进行核算。

第四,各方面问题的组合

楼继伟说:“上述现象是市场风格不良、规则不当、监管不力、全社会风险意识低下等诸多问题综合作用的结果。” 我们已经看到新的资本管理条例已经修订和颁布了几轮。银行的财务管理部门必须是子公司,以适当隔离风险。虽然基金行业协会进展缓慢,但仍披露了全科医生等管理的基金数量。 鉴于上述情况,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吸引更成熟的海外投资者进入国内市场,一方面可以吸引部分资金进入国内市场,另一方面有助于引导一、二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和风格与国际市场接轨,提高国内投资者的风险意识,促进市场的逐步成熟和行业的健康长期发展。 同时,利用GIPS来计算投资绩效,使得投资绩效更加公平,风险度量更加准确。 “

通过监管、制度和市场开放相结合,资本市场的投资文化将发生变化,资本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将得到改善,资本将被引导向效率更高、前景更好的企业聚集,企业的直接融资比例将增加,企业的负债率将降低,从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的关键阶段。这对金融结构的调整和资本市场的发展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

有鉴于此,楼继伟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过程中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监管规则应该是稳定和透明的

只有监管规则稳定透明,才能增强市场参与者的信心,他们愿意来到这个市场,继续参与市场投资。 为了从海外引进成熟的机构投资者,必须注重监管方法、规则和程序等基础项目的建设和升级,以实现“筑巢引凤”,最终促进整个资本市场的成长和成熟。

第二,改变监管思路,引入做空

监管机构应维护市场机制的公平性和信息的充分披露,而不是主动承担指数的涨跌责任。 未来,我们可以适当拓展“do 空机制,形成金融欺诈公司的市场化惩罚体系,使市场能够更有效地发挥价格发现机制,从而区分好的股票,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对冲风险的工具。 目前,市场的多重空策略实际上是为单只股票做更多的事情,并将其用作对冲空股指的工具。 建议适时推出真正的多股空投资策略,以个股空为目标,对行业内个股采用套期保值机制工具,完善市场清算机制。

第三,资本下的审慎自由化

资本账户开放是国家经济和金融发展的“双刃剑”。我们应该坚持积极、稳定、有序的开放,而不是盲目的开放。 特别需要澄清的是,资本市场开放不等于资本账户开放。 中国必须在资本账户开放问题上采取谨慎态度,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逐步培育资本市场工具,扩大外资金融机构的参与,放松资本账户交易控制。 我们可以从国债市场开始,然后逐步扩大到股票市场,但我们必须形成一个闭环来防止套利。 同时,要加强反洗钱体系建设,防止跨境资本流动便利化成为新的洗钱工具。

楼继伟表示,扩大开放将有助于优化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引导资本市场投资方式的转变。

(责任编辑:DF120)

我国塑料模具受益市场驱动发展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