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理财新规显效 影子银行风险基本得到遏制


■记者刘淇:“新资产管理条例和新财务管理条例实施以来,银行按照新条例的要求积极整顿财务管理业务,稳步化解现有风险,基本遏制影子银行风险;与此同时,中国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和调整迫切需要充分发挥商业银行作为资本配置主要渠道的作用,为创新、创业和创造提供持续的援助和支持,”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吴京在11月2日举行的2019年中国财富50强论坛第七次年会上表示。

从取得的具体成果来看,王吴京指出了四点:一是监管体系不断完善。在新资本管理条例的总体框架下,补充通知、新财务管理条例和财务管理辅助措施相继出台,共同建立了新的财务管理业务监管框架 估值和会计行业自律标准逐步完善,为理财业务转型提供指导。

第二,产品结构不断优化 王吴京表示,截至6月底,净值银行的财富管理比例达到35.6%,比新规出台前上升了约20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理财产品的期限错配现象也有所减少,流动性风险正在趋同,封闭式理财产品的平均期限比新规定发布前增加了30多天。

荣格360数据研究所的刘银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从今年的金融产品净值分布来看,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首先,净值金融产品的数量大幅增加。大银行起步较早,存续产品总量和余额较多,中小银行发展迅速,新增净值产品比重高于大银行。二是封闭式净值产品的流通高于开放式净值产品。然而,由于开放产品的持续时间较长,开放产品的数量和平衡更多。第三,封闭式净财富管理几乎在90天内消失,最大数量的产品持续3个月至12个月。

根据银行信贷资产登记转移中心有限公司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2019年上半年累计募集净值产品21.82万亿元,同比增长86.39%。截至2019年6月底,无担保金融产品净值余额为7.89万亿元,同比增长118.83%,净值产品占所有无担保金融产品余额的35.56%。 从规模上看,理财产品向净值的转化也是显着的。

“第三,监管套利受到抑制,”王吴京说,他指出,多层嵌套和渠道业务大幅萎缩,资本空转移现象显着改善。 截至6月底,银行间理财产品规模为0.99万亿元,首次降至1万亿元以下,较新规出台前下降50%以上。 资本管理产品分配给实体经济的资本大幅增加。

央行相关官员此前指出,过去,由于类似资产管理业务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监管套利活动频繁,部分产品嵌套多层,风险基础不明确,资产池模型包含流动性风险,部分产品成为授信渠道,刚性兑现普遍,正规金融体系之外形成监管不足的影子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宏观调控。 提高了社会融资成本,影响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加剧了风险的跨行业和跨市场传递

“新的资本管理法规统一了以前分散的大型资本管理行业的监管,并制定了纲领性的系统文件,这可以最大限度地消除监管套利空”一些分析师告诉记者《证券日报》。 值得一提的是,除规模下降外,银行间金融管理的比重也在下降。 据《报告》统计,截至6月底,银行间理财产品余额占非担保理财产品余额的4.45%,较2017年初的23%下降了18个百分点以上。

此外,金融子公司建设逐步加快。 王吴京指出,金融子公司的逐步建立和开放有效地完善了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组织体系,并将在未来资产管理市场的规范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自2018年12月《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发布以来,银行金融子公司的发展备受市场关注。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这五大国有银行和光大银行的金融子公司均已开业。 招商银行也于11月1日宣布,其全资子公司赵胤金融管理有限公司获准开业。 此外,邮政储蓄银行、宁波银行(,)和杭州银行等许多银行已获准设立金融子公司。

在王吴京看来,要改革旧的,创新新的,进一步巩固银行财务管理标准发展的基础。 一方面,根据新资产管理条例的政策要求,积极推进现有资产处置整改,进一步降低影子银行处置风险。王吴京表示,对于一些流动性差、长期性的资产,我们也应该从实际出发,积极与监管部门沟通,研究探索可行有效的处置方法,实现安全处置。 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推进政策改革,完善我国金融市场体系,引导投资者的政策预期,为新产品的发行筹集更多的淡水,扩大长期资金的供给。 同时,银行应积极转型创新,从制度和运营上有效隔离银行财务管理与自营和其他业务,准确定位银行财务管理子公司与其他子公司的关系。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