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买卖”纠纷如何维权


劳动力市场越活跃,对劳动力的需求越多样化,劳动力服务的提供者和接受者之间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冲突和纠纷。 截至2017年4月6日,在中国网上裁判文件中发现了3,240个关键词“提供者”的结果,其中大部分涉及提供者对受害的责任争议。

记者发现,在建筑领域,非法分包、非法分包、附属管理、层层分包等令人眼花缭乱,有的甚至为了节约成本而过度劳动和野蛮劳动 劳务提供者处于链条的末端,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雇主是谁。如果发生赔偿纠纷,双方会更加回避。 在劳动关系中,如何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劳动者有哪些义务和责任,如何规范个人就业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

责任方难以确定

王某雇佣小张为庞某改造仓库。 不幸的是,小张从在建仓库的屋顶上摔了下来,伤了头。 在北京顺义区医院住院20天后,小张回到湖南老家继续治疗。 在那之后,小张将王和庞告上了法庭。 他认为王某作为他的雇主,没有在事故现场提供工程保护措施,所以他要求王某承担赔偿责任。 同时,车库主委托王某重建车库,未能提供工程保护措施的,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此后,一审法院裁定王某应向小张支付医疗护理费用共计49,026.78元,驳回了小张对业主的诉讼。 小张和王某继续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那么,车库改造项目的业主应该对小张遭受的人身伤害负责吗?据了解,涉诉仓库改造工程建筑面积超过300平方米,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业主应选择具有相应资质的主体进行施工。 然而,车库业主将仓库改造项目移交给王某进行施工,尽管他知道王某作为个人不具备相应的资格,因此违反了法律。 据此,二审法院认为,业主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和个人就业需求的增加,人民法院受理的劳务提供者责任纠纷数量一直居高不下。 以北京第三中学为例。2014年至2016年,该院审结403起劳动服务提供者受害者责任纠纷案件,年度数量基本保持稳定。

劳动者受害人责任诉讼旨在解决劳动者在个人雇佣关系中因人身伤害造成侵权损害的赔偿责任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5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动关系。提供劳务的一方因劳务给他人造成损害的,接受劳务的一方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提供劳务的一方因劳务本身受到损害的,应当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法院审理的劳务提供者责任纠纷案件中,新型复杂的劳动、劳务和合同关系使得法律关系的基础难以区分。 北京市第三中学人民法院院长齐肖丹告诉记者,由于双方之间缺乏明确、规范的书面劳动合同,使得确定劳动关系的建立更加困难,分包、转包和隶属关系的混乱,以及确定谁是真正的责任方的困难。大量个体雇主限制了其为随后有效判决的执行支付的能力。这些因素导致在确定事实和在这种情况下适用法律方面有许多困难。

缺乏安全保证会导致频繁的病例。

劳务提供商责任纠纷的常见案例包括劳动关系、合同关系、分包,甚至自愿劳动关系。除了劳动服务活动中的双方,还涉及承包商、发包人、分包商和第三方。几乎没有直接证据来确定法律关系 这些因素增加了在此类争端中维护权利的难度。

据了解,在工作领域存在某些危险,工人对工人的保护不足,以及工人本身照料责任不足,是个人就业领域的三大问题。 与劳动关系相比,劳动关系的就业方式更加灵活,如兼职和临时就业,这是我国城市劳动力市场的重要环节。 目前,劳动服务提供者遭受纠纷的案件大多发生在一些小工厂、小作坊、农村自建、装饰装修等企业。 例如,在农村地区建房的过程中,建筑工作大多由熟人介绍的工匠来完成,而不是签订合同。伤亡事故发生后,有关各方都有趋利避害的心理。

"案件频繁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劳动者组织管理和安全保障能力不足。" 劳动者风险分担能力的缺乏导致了尖锐的矛盾和漫长的执行周期。 建筑领域劳动服务受害者提出的索赔数量巨大且困难重重。 齐肖丹表示,在北京第三中学过去两年就劳务提供者的责任所达成的争议中,约有32.3%的接受者声称劳务提供者有过错,因此要求减轻或免除雇主的责任。劳动者过错责任的比例集中在20%到50%之间,这表明劳动者的过错责任大多是次要的。

记者了解到,由于劳动服务提供者细心关注的能力较低,法院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来减轻劳动服务接受者的责任。诸如抵御风险能力弱以及接受方和提供方之间利益难以平衡等因素也导致了对提供方责任的频繁争议。

对此,北京市第三中学人民法院李丹法官指出,劳动者的受害人责任必须证明劳动者与劳动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职工,因工伤遭受人身伤害的,按照工伤保险的规定办理。 建设项目发包人和分包人应对施工过程中劳务供应商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受害者提供劳务责任的主要特征是接受劳务的一方与提供劳务的一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具体表现为接受劳务的一方支付劳动报酬,提供劳务的一方提供劳动力获取劳动报酬,接受劳务的一方需要对劳务提供者遭受的人身伤害承担赔偿责任。 ”李丹说,值得注意的是,个体劳动关系更容易与契约关系混淆 聘用合同是承包人通过劳务完成某项工作成果的合同关系。其目的是交付工作成果。定制方在工作过程中不需要对承包商的人身伤害承担责任。 “服务提供者投保的商业保险赔偿属于保险合同的受益人,服务接受者不得要求从自己的赔偿责任中扣除 “

探索建立风险分担机制

作为社会中日益增多的弱势群体,劳务提供者的权利救济和相关责任不仅关系到劳动力市场的规范,也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鉴于涉及服务提供者的受害人责任纠纷案件的特点,法官建议需要雇佣员工的个人应根据自身需要谨慎选择雇佣渠道,尽量通过正规劳务派遣公司、中介服务公司、装修公司等法人实体雇佣员工,避免直接雇佣个人提供服务。 具体而言,在提供劳务之前,服务提供者应首先指定名称、身份、地址等。并注意保存相关证据。尽可能与雇主签订书面协议,明确规定具体的工作期限、地点、内容、报酬以及雇主的安全保障义务和责任;为了提高自身的劳动技能和安全意识,在正式开展工作之前,应充分了解所从事工作的特点和风险点,并按照标准流程和要求进行操作。对可能有风险的工作,应及时提出安全建议,拒绝野蛮的施工要求,即劳动者无视安全管理规定的要求。

法官还建议建设项目的发包人和分包人应加强施工标准化管理和安全教育。 避免使用不具备相关安全生产资质和条件的个人施工队伍,避免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 确需使用施工队伍的,应与施工队伍建立安全保障机制,通过制定安全规范、指派安全员、改进安全措施、定期进行安全检查等方式,防止危险施工和野蛮施工,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

作为劳动关系中的一般就业活动,个人就业不需要签订劳动合同和缴纳社会保险。工资通常每天支付。虽然它具有成本低、灵活方便的优点,但接受者通常不具备为劳动力提供者提供个人安全和风险分担的条件。 发生人身伤害时,劳动者不能从工伤保险基金中获得救济补偿,只能向劳动者本人索赔。在某些情况下,劳动者需要承担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元的赔偿责任,这远远超出了劳动者的赔偿能力,导致案件矛盾尖锐,执行时间长。

“有关行政部门应当加强对个人就业的监管,探索建立风险分担机制 李丹建议有关行政部门加强调查研究,明确管理责任,细化行业监管,建立健全安全措施和规范,定期开展安全教育和安全检查,制定和实施个人就业规范合同文本,与商业保险部门沟通,探索保险机制分担损失和防范风险的途径,支持劳务派遣公司和劳务中介公司的发展,引导社会就业走向规范化。 (记者李万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