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驻委内瑞拉前大使:玻利维亚变天背后有美国黑手|玻利维亚


原标题:王镇:玻利维亚天气变化背后的美国黑手上周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突然宣布辞职 随后,副总统、陆军司令和参议院议长辞职,最高选举法院院长被捕。 玻利维亚目前没有领导人。那些根据宪法可以暂时接管总统职位的人已经辞职,似乎不想接管这个“烂摊子”。 玻利维亚发生了什么事?

玻利维亚混乱的直接导火索是10月20日举行的总统选举。前总统梅萨领导的反对派质疑投票结果,指责莫拉莱斯“欺诈” 随后,反对派在美洲国家组织的支持下发起了全国性抗议。首都和主要城市发生了严重的暴力事件,造成了重大损失。 莫拉莱斯承诺重新计票,甚至说他可以重新选举。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处理这种情况,但是失败了。局势失控了。

据报道,这位前陆军指挥官受军方委托,向莫拉莱斯施压,要求其“放弃权力”,以“拯救国家”,缓解选举造成的严重暴力。莫拉莱斯看到了总的趋势,不得不让步。 这让我想起了2002年的委内瑞拉。这两者惊人地相似。 当时,也是在长期的暴力动乱之后,高级军事官员叛逃,三个武装部队的指挥官去总统府“劝阻他”。然而,查韦斯宁死也不辞职,被强行送往加勒比海的一个岛屿,在返回总统府前被拘留了47个小时。 拉丁美洲国家有军事干预的传统,这种干预通常发生在动乱之后,值得关注。 然而,在军事干预的背后,有许多美国的黑手。从20世纪70年代皮诺切特的兵变到本世纪初的委内瑞拉政变,美国参与了许多类似的行动。

应该说,外部力量,特别是美国的直接和暴力干预,是玻利维亚政治局势突然变化的重要原因。 莫拉莱斯是拉丁美洲的左翼领导人,与查韦斯享有同样的声誉,被称为“反美斗士”。查韦斯死后,莫拉莱斯被视为“激进左翼”的代表,从而成为美国回归“门罗主义”的障碍。美国视他为“眼中钉”和“眼中钉”,必须在为时过晚之前清除掉。 马杜罗和莫拉莱斯是特朗普、庞贝和其他人桌子上的头号“黑名单”。 美国似乎已经计划了很长时间通过这次选举将莫拉莱斯赶下台。

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院宣布选举结果并宣布莫拉莱斯再次当选后,美国和美洲国家组织立即指责计票“欺诈”和非法统计,要求先重新计票,然后再重新选举。 莫拉莱斯辞职后,警方立即逮捕了最高选举法院院长,罪名是根据美洲国家组织的一项指控伪造计票结果和参与选举舞弊。

历史和现实一再证明,美国的第一次干预是拉丁美洲国家绝大多数动乱发生、升级甚至变得无法控制的动力来源。 现在玻利维亚就是这样,其他遭受动荡的拉丁美洲国家可能无法摆脱它。 与美国对玻利维亚混乱以及厄瓜多尔和智利局势的不同态度相比,其“双重标准”一目了然:每当“左翼”获得权力并造成混乱时,美国就会挑起事端并加以利用。当“右翼”掌权并遭遇混乱时,美国一句话也不说。

当然,除了外部干预的重要因素之外,这场动乱也是玻利维亚累积的政治、经济、社会和种族冲突的爆发。 “左”和“右”的争论只是政治表现。根本在于如何在玻利维亚国情下做好国家的发展和治理工作,如何解决分配不公等长期存在的问题,如何在改善穷人状况的同时兼顾其他社会阶层特别是弱势中产阶级的利益。 这个问题已经探索了很多年,但至今还没有解决。 莫拉莱斯三次当选连任,他的经济政策有得也有失。近年来,玻利维亚的经济形势在南美洲一直稳定和发展,但社会问题仍然是短暂的,很容易被反对派利用。

莫拉莱斯的辞职导致玻利维亚暂时陷入“无政府状态”,但这并不是最终结果,可能是新动乱的开始。 以穷人和土着群体为主体的“亲莫派”必然会反击,莫本人也不会退出舞台。 玻利维亚的局势很难在短期内稳定下来,并将与其他同样处于动荡中的拉丁美洲国家一起“反映”,这使得处于动荡中的拉丁美洲的政治局势更加不确定。 (作者是中国国际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委内瑞拉大使)

点击进入主题: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宣布辞职

责任编辑:张艺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