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奶粉荒”端倪再现 炒卖疑云浮现


简介:日前,香港沙田一家药店的一名工作人员高价出售品牌奶粉,令在香港购物的香港人和游客担心“奶粉短缺”在香港重现。

香港社会各界除了谴责个别零售商抬高奶粉价格外,还叫嚣是否及何时撤销“牛奶限制令”

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访问香港,发现在香港许多私人药房前,不再有大量奶粉罐和奶粉包装盒堆积的景象。私人药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他们现在没有从奶粉供应商那里得到足够的奶粉。有人怀疑,个别品牌奶粉供应商从源头上限制了奶粉的供应,故意制造供不应求的气氛,以提高自己品牌的市场形象和地位。

据悉,为解决奶粉供应短缺的问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部门将于今日与业界代表会面,商讨改善奶粉供应链的事宜。

关于奶粉投机的猜测出现

近日,一名伪装成买家的香港记者去沙田一家药店购买指定品牌的奶粉。通常一罐奶粉的价格在200到300港元之间,但店员甚至给出了超过580港元的高价!当

事件曝光时,药店辩称店员只是在和记者开玩笑,但药店老板后来承认,是店员自己在一家超市连锁店以560港元的高价购买奶粉,希望以更高的价格销售,从而赚取一点差价。

至于药房老板和职员的解释,港九药剂总会主席刘爱国谴责说:“药房的论点完全是骗人的。” 然而,他还表示,由于药店不直接从供应商处购买奶粉,即使他们的行为被怀疑推高了价格,也很难获得证据并对他们实施制裁。

刘爱国指出,随着圣诞节和新年假期的临近,香港市场的奶粉供应越来越紧张,导致一些药店不得不“另辟蹊径”从大型连锁超市购买奶粉。 然而,他呼吁药店不要大幅提价,以免在市场上引起恐慌和抢购。

证券时报记者从香港的实地调查中了解到,许多市场消费者对上述事件感到担忧:如果其员工购买的奶粉价格比平时高出近两倍,正如药店老板所说,香港市场会不会在年底出现“奶粉短缺”现象?

供应商涉嫌囤积和囤积。

过去,很多香港药房老板喜欢在店铺前展示和堆放一些知名品牌的奶粉罐或包装盒,以此来吸引顾客。 由于这些奶粉罐是待售的,店员为顾客提货也很方便。

但记者日前访问香港旺角、尖沙咀、港岛及其他地区时,发现与以往不同,很多私人药房已不再面对这种场面。 记者问药店老板是不是顾客,对方说,“你还敢在外面放这么多奶粉?如果水运客户看到了,他们就不会抢劫。”

店主解释说他们现在正在做的是:店员问顾客他们需要什么牌子的奶粉和数量,然后去仓库取货。

Jacky是旺角一家药店的店员,他告诉记者,随着奶粉市场在年底的繁荣,一些品牌奶粉的供应商可能已经开始秘密囤积奶粉。 “我们现在要去供应商那里得到数量不足的货物。不排除供应商在年底看到奶粉市场的强劲需求,并开始大量囤积,以便人为地制造一种幻觉,以为自己品牌的异国商品可以生存。 “

记者去了华润、万宁、华生等几家着名的连锁超市,发现超市里的奶粉品种齐全,但价格比药店高得多。

根据记者的不完全估计,在多次就诊中,药店奶粉的平均价格比超市低20%左右。 业内人士表示,香港超市租金和劳动力成本较高,而药店大多以家庭作坊的形式经营,成本远低于超市。因此,药用奶粉的销售价格比储存大量奶粉的超市低得多。

年底,杂货商又冲动了。

老李,你今天有时间吗?帮我跑几趟,买6罐奶粉穿越大陆.根据规定,每个人可以得到20元的报酬!“

这是记者在香港接受采访时乘坐地铁列车时,听到一名香港中年男子在车厢里用手机谈论如何买卖平行货物。

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今年年初实施的“牛奶限制令”,16岁以下的人不得携带奶粉出国。凡符合每人1.8公斤奶粉(相当于两罐900克包装)年龄限制的人士,均可离开香港。超过此限额者将被视为非法,最高可被判入狱七年及罚款二百万港元。

为了避免受到惩罚,往返深圳和香港的水上货运乘客也改变了他们的运输方式从以前的整箱运输转变为“蚂蚁搬家”式的分头送货。过境后,他们将收到货物并向“搬运工”支付统一费用,通常为每罐20港元或人民币。

在深圳福田口岸大厅入口处,记者还遇到几名“收货人”,他们在门口徘徊,不时询问过往旅客是否携带奶粉过境,是否可以卖给他们。

"随着年底的临近,水运旅客的活动再次活跃起来 “尖沙咀一家药店的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在大量顾客抢购奶粉后,药店的奶粉销售有了很大改善,但毕竟私人药店主要从事社区业务。如果顾客买不到奶粉,本地居民会向药房投诉,甚至向香港政府、立法会议员和行业组织投诉。

“为了确保附近的居民能够购买足够的奶粉,我们还教我们的店员一种识别水路货运客户的方法,也就是说,如果客户一进门就需要几个品牌的奶粉和大量的奶粉,那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使用平行产品!对于这种人,我们的店员会直接告诉他他们没货了!”王先生说

由于“奶粉短缺”再次出现,取消“牛奶限制令”没有时间表,这进一步加强了政府继续执行“牛奶限制令”的决心 香港食品卫生部长高永文日前表示,仍有必要继续执行“牛奶限制令”。他强调,无论是否有“限奶令”,总会出现水客抢购和携带奶粉的情况,但实施“限奶令”可以有效限制奶粉流出香港的数量。

高永文拒绝推测特区政府何时会撤销外界所关注的“牛奶限制令”的撤销时间表。

据悉,高永文将于今日率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官员与业界再次会面,讨论改善奶粉供应链的事宜。 高永文早些时候说,他希望在现有机制下更积极地处理这个问题。 高永文强调,香港的行业一直有不规范的做法,但这次店员高价销售奶粉的情况“令人震惊”。他透露,监管当局已联系供应商,要求他们跟进,并要求他们对违规商家实施商业制裁。

关于目前香港市场奶粉的供应情况,港九药业协会主席刘爱国表示,他已向有关奶粉供应商查询,另一方表示仍按正常供应量供应药房。

奶粉品牌美苏佳的供应商强调,目前香港奶粉供应充足。该公司还为香港居民提供订购奶粉的热线。在不久的将来,它将增加接听电话的人数,并根据情况进一步加强供应服务。

香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表示,药房高价出售奶粉只是一个例子,但他认为香港食物及卫生局的官员不应在节日前呼吁香港家长购买奶粉,因为奶粉供应紧张会火上浇油。 他建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制定和完善“奶粉券”计划,从供应源头上解决问题。

原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