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得陆,一年复失,造化由李


2018年1月11日,卢奇将很快庆祝加入百度一周年。届时,他将利用消费电子展重返美国,并就“中国速度”发表激情演讲 国内外都在总结和谈论他今年给百度带来的变化。

但这也是他代表百度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卢奇没有出席,也没有说话,不管是在家里小规模的发布还是阿波罗一周年庆典。

刘淇毫无预兆地离开了

在百度内部,隐藏的担忧在去年底开始扩散。一些嗅觉灵敏的高管早就意识到了这一变化。齐鲁改革越晚,对决策权的阻力似乎就越大。

与此同时,齐鲁可能提前辞职的消息也与腾讯总裁有关。 当时,刘炽平出现了新的追求,而刘淇出现在替补名单上。

但是谣言传来传去,然后是真的和假的。很难核实这个消息的真假。越来越多的人从心底里希望刘淇不要离开。

然而,“地震”发生了,一切都准备好了

昨天下午17: 30,邮件如期发出。 该邮件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淇因个人和家庭原因将从7月份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但将继续担任百度公司副董事长。

同时,副总裁王海峰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并担任美国国际集团(人工智能技术平台系统)首席执行官 李彦宏回到了前线。在此之前,他求助于齐鲁的张亚勤、海龙、王海峰和朱光等电子职员,并再次求助于李彦宏。

绝大多数百度员工直到看到邮件才知道百度又变了,他们的想法很复杂。 只有少数管理干部提前知道风向的变化。

齐鲁加入百度之前、之前和之后

百度新架构

齐鲁离职,李彦宏“回归”

百度已经回到了一年前新调整的组织结构下。 李彦宏指挥着第一线的一切,直接从一个人向五个人汇报。

百度的重心也可能发生变化 在最近的调整中,IDG和此前由卢奇领导的苏丹政府有不同的报告关系,这种趋势也可能隐含在报告关系中。

当然,齐鲁的离开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无非是对百度未来的担忧。 就在消息公布后,百度的股价在开盘时暴跌近10%,市值蒸发高达100亿美元一度达到的1000亿美元市值如今黯然失色。

一方面,李彦宏决心回到前线亲自接管。赢得这场比赛的决心再明显不过了。此外,很少有人知道阿波罗和杜罗斯的提议与罗宾本人密切相关。

阿波罗的开放生态始于卢奇IDG革命之后,但李彦宏本人首次提出了“自动驾驶的开放生态”的想法

杜罗斯更直接。从2015年世界大会上推出的杜罗斯(DuerOS),到杜罗斯个人待在家里的2018年平台,再到杜罗斯部门总经理金坤享受“电子职员”待遇的现状直接向罗宾本人汇报你可以看到杜罗斯的情况。

另一方面,虽然三支武装部队已经更换了指挥官,但人工智能将官矩阵已经形成。量子比特此前引入了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地图:从电子员工到一线业务总经理,人才梯队清晰、结构良好,仍然可以像往常一样自由运作。

卢奇将百度人工智能转型比作之前的“两场战斗”。人工智能成功的关键在于它,挑战在于它。现在,是时候再次考验厂长了。 在齐鲁统治下,百度的市值接近1000亿美元。

就在他宣布离职之前,百度的最高市值达到985亿美元,离1000亿市值俱乐部只有一步之遥。自从陆基一年前加入该俱乐部以来,百度的股价已经上涨了50%以上,许多评级机构已经提高了评级,以表达他们的乐观。

也是在今年,百度的战略思维显示出前所未有的清晰。

慷慨:巩固移动基础,赢得人工智能时代

战术执行水平:移动基础设施侧重于促进信息流,杜罗斯(DuerOS)和阿波罗(Apollo)在人工智能时代打得很好

垂直:A(人工智能)、B(大数据)、C(云计算)三位一体,外部授权,创造人工智能开发者生态

横向管理:根据战略管理大师杰弗里摩尔的观点,业务轴分为四个象限。从主渠道、支持业务、关键任务和非关键任务来看,百度20多个具体业务的全体员工都包括在内,并指出了一条“动物园制胜”之路。

刘琦才,无可争议 李彦宏在信中还说,他对自己的正直、无私的工作精神以及在技术和商业领域的敏锐洞察力印象深刻。

但恐怕刘启想得到的还不止这些。

他曾经谈到他想加入百度的野心。最长期的成就是帮助百度成功转型为世界科技巨头之一,成为举足轻重的国际巨头。

或者至少是程潇,让百度重新获得在国内的最高地位,用人工智能曲线实现狼工厂的复兴,1000亿的市场价值是第一个小目标

刘淇的野心并不奇怪 他坚韧、勤奋、雄心勃勃。 这也是他当年决定离开微软的直接原因。

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当时已经在挑选首席执行官继任者。刘淇声音很高,回应也很多,但最终他被老部下纳德拉打败了这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他知道环境如此恶劣,以至于他的野心毫无希望,所以他辞去了工作,把目光转向了正在慢慢崛起的中国。

传说腾讯是第一个接近的。还有报道称,阿里也身居高位,甚至土豪也向齐鲁提供了10亿美元的“天使”来开办自己的企业。

但最终真正打动刘淇的是李彦宏,他承诺“一个人不足一万人,超过一万人”。有了总统的权力,他可以执行首席运营官的命令,行使巨大的权力,毫不犹豫地前进。

然而,这个蜜月期并没有永远持续下去。随着改革的深入,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麻烦。

一方面,“决策权”开始被压缩。刘淇加入后,“老板娘”马东敏也正式回来了。起初,她只是作为董事长的特别助理管理投资和金融相关业务。然而,由于自身的特殊地位,老板娘开始越来越多地涉足其他行业,并在许多决策案例中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刘启保持沉默,但没有感觉到其中微妙和尴尬的感觉。

百度相关人士告诉量子比特,卢奇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决定,但店主的妻子却做出了不同的立场,不知道该听谁的,罗宾总是说得很少,更清楚他在想什么。 这种情况发生过不止一次,所以它最终消失了。

腾讯科技《深网》还报道称,百度内部人员称,马东敏在为其部门主管进行晋升辩护时出现并向他提问。 根据百度的官方信息,马东敏是董事长的特别助理。在正常的企业结构下,马东敏不会负责这一级别的晋升防御,但她出人意料地出现了。

此外,李彦宏众所周知的“好”个性、分工和权威问题已经使卢奇开始表现出“软弱”。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上层权力有限,下层政府法令难以统一。

另一方面是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协调。向海龙和张亚勤都不容易移动,两者都不容易处理。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当a 空当选总统时,战争决策的基础脆弱不堪。

刘淇认为微软难以实现的雄心最终会在百度实现,但最终这只是一个梦。

OMT:齐鲁的新目的地

最后,你能在开幕式上预测齐鲁的新目的地吗?

即使他现在没有完全离开百度,他仍然有一个名义上的“副主席”职位。根据百度的官方公告,他刚刚回到美国陪伴家人,未来将继续支持百度和罗宾。

但是也许有一天,这个“副主席”的头衔会被宣布

卢奇肯定没有退休。他只有57岁,仍然在4点钟起床进行高强度的锻炼。更有甚者,他胸怀大志,重视中国科技的高速发展,并热切期望带领中国企业成为国际巨头。

卢基会去哪里?

让我们从他在2017年选择百度时使用的标准中总结一些经验。简而言之,有三点:第一,只有巨人或有巨大前景的公司才能承受路岐,他们应该有全球化的野心。

第二,卢克需要一个首席执行官/总裁级别的职位来匹配他的职位和野心,以及足够的权力让他好好利用它;

第三,最好是技术驱动和工程驱动的公司。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有很多公司可供选择,但如果他更喜欢中国企业,符合这些历史标准的目标是有限的。

会是华为吗?此时此刻,华为缺乏一张全球面孔和一位真正能接替任郑飞的领导人。

会是迪迪、字节跳动还是美团?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微弱的“帝国形象”,但在历史进程中缺乏首席执行官级别的国际高管,尤其是在字节跳动和张一鸣以外,是否仍然缺乏一位“施密特”的关键人物?

但也可能是小米,它即将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卢奇高度评价雷军和小米。小米对硬件、互联网业务和人工智能未来的参与也与卢奇的简历高度一致。此外,自从雨果离任后,小米在世界上一直缺乏一张更有吸引力的面孔。

或者卢奇最终还是无法逃脱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势力范围?然而,从卢奇离开百度来看,腾讯和阿里的组织和人员可能更加复杂,很难降低崇拜的力量空

无论如何,卢基不会保持沉默。卢基的魔法会传播到其他地方。

”秦失去了他的鹿,世界被它所驱使 “这是李彦宏带刘启来时的开场白

我只是从来没有想到百度会年复一年地获得和失去土地。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