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人周鸿祎:做网络别犯Web2.0浮躁症


WEB2.0是一个想法,不是技术秘密,也不是障碍。

与搜索公司掌握的核心技术不同,WEB2.0只是一个你无法理解和接受的问题。

很多WEB2.0只是一个函数,太瘦了,不能支持一个完整的业务平台,更适合成为大公司的一个组件。仅仅成为杀手并击败对手是不够的。它具有很强的可模仿性,没有障碍。

现在它更多的是一个WEB2.0的幻觉,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消费者。现有的中国门户网站拥有数千万用户,提供各种服务,了解普通网民的需求。WEB2.0网站缺乏商业经验,更像是一个小圆圈、象牙塔或井里的青蛙。

岐狐董事长周弘毅参观老虎访谈室

主持人:今天老虎访谈室的嘉宾是岐狐董事长周弘毅。周永康对新企业家总是有很多话要说。

周弘毅:今天,让我们来谈谈WEB2.0,然后谈谈岐狐。

我认为WEB2.0已经将互联网从被动的信息接收转变为积极参与内容制作。所谓的“长尾”理论是每个突出的个体细分市场,形成一个细分市场。然而,WEB2.0不是一项新发明,而是互联网的阶段性总结。我称这些新应用为博客和播客社区。总的来说,新的应用程序有社区化的趋势。

现在WEB2.0的概念已经被抛弃,WEB2.0的概念已经成为一个盒子,所有东西都放在里面。

主持人:人们不断质疑WEB2.0的实际效果和泡沫。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周弘毅:首先,WEB2.0是一个想法,不是技术秘密,也不是障碍。这只是网民从被动接受到参与服务和内容形成正反馈的过程。第二,不管是哪个领域,它都可以与web2.0相结合来产生新的业务。我坚决反对1.0和2.0互联网公司的分裂。

现在的问题是WEB2.0公司认为它已经掌握了无敌的武器。事实上,这不同于搜索公司掌握的核心技术。WEB2.0只是一个无法理解和接受的问题。如果你想说搜狐是一个社区,它不是很大吗?易趣也是一个网民交易的社区,QQ是一个网民可以即时互动的社区,网易的梦幻西游也是一个你的朋友和团队都在游戏社区的社区。

主持人:这是一群新的年轻人。他们可能没有多少经验。

周弘毅:在WEB2.0中,太多的年轻人太天真了,把一个想法当成障碍。让我举个例子,比如博客,每个网站都有一个社区,博客现在是社区的一个重要功能,这使得以博客为核心业务的网站很难成功。现在在中国,不仅仅是门户网站在做这件事,最大的流量也不再是那些特别的博客网站,MSN和QQ区是最大的。

WEB2.0不是一项新发明,而是互联网的阶段性总结。

主持人:你做天使投资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见过很多你认为不合格的吗?

周弘毅:我读过很多商业计划,我有数百个模仿者的商业计划,其中一个是我的空间概念。他们没有特定的技术。老实说,他们拥有的技术不如搜索和P2P,不如网站的电子邮件和内容管理系统。任何人都可以获得和使用他们现有的技术。

甚至可以说他们以为自己拿着原子弹,但他们只是一根棍子。

?主持人:具体怎么说?

周弘毅:很多WEB2.0只是一个功能,太瘦了,不能支持一个完整的商业平台,更适合成为一个大公司的一个组成部分。仅仅成为杀手并击败对手是不够的。它具有很强的可模仿性,没有障碍。

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功能,还有一套模型。我需要一套在WEB2.0中没有的支持系统,例如销售、技术、市场和法律事务。

例如,互联网上只有几个功能,许多网站都可以做到。还有一个叫做Dig的挖掘功能,它把好文章放在前面。这些都不是概念上的创新,现有的论坛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

主持人:这么多WEB2.0网站在拥有自己独特的实力之前就与现有的互联网巨头竞争?

周弘毅:现在它更多的是一个WEB2.0的幻觉,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消费者。现有的中国门户网站拥有数千万用户,提供各种服务,了解普通网民的需求。WEB2.0网站缺乏商业经验,更像是一个小圆圈、象牙塔或井里的青蛙。他们没有做任何真正的商业操作。他们围成一个小圆圈互相吹捧,产生幻觉。许多公司有四五个人。他们从美国引进一些概念,并吹嘘他们可以颠覆互联网。现在的场景就像一个将军在一个小镇听一个讲故事的人和其他人做爱。

投机心态很严重。没有原创的想法和模式。他们认为自己处于市场的前端,鄙视大型互联网公司。然而,许多WEB2.0公司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从美国移植概念。

与2000年相比,互联网面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大公司关注一切,小公司经常在路上。如果有迹象,大公司将利用丰富的经验和资源进入。

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钱太多了。你应该拿你应该拿或不应该拿的东西,并得到钱,这也是这些现象的原因。

WEB2.0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团队缺乏经验和执行力,导致缺乏竞争力。太多的WEB2.0公司在这一点上有极端的问题。

许多WEB2.0公司都是“嘉年华公司”。小企业感染了大企业疾病。团队领导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不羞愧,而是自豪。

如果你没有向大型互联网公司学习的意识,你将不可避免地死去。WEB2.0公司可以与大公司竞争,但它们必须是海洋中的蓝色,并开拓创新市场,而不仅仅是创造新的功能。

主持人:你在WEB2.0中看到什么浮躁的现象比较突出?

周弘毅:第一个是WEB2.0婴儿疾病。投机心态很严重,没有原创的想法和模式,他们认为自己在市场的前端,他们鄙视大型互联网公司,但许多WEB2.0公司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移植了美国的概念,从博客、分类广告到视频分享。

这种方法从2000年起就被证明是不可行的,更不用说这些人非常缺乏经验。如果没有创造力和对中国互联网的深入了解,下一步将是应对运营挑战和适应环境,这反过来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有限的创造力和模式上的失败。

与2000年相比,互联网面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可以说,除了创始人的努力,现有门户的成功是非常偶然的。2000年以前,中国的互联网处于一个贫瘠的时期。每个人都仍然愚蠢,不知道模式,竞争远没有现在激烈。2000年泡沫破裂后,没有新的进入者,这给了第一批互联网企业家探索的时间和机会。

现在,市场很大,很成熟,竞争也很激烈。大公司正在关注一切。小公司经常上路。如果有迹象,大公司将利用丰富的经验和资源进入。小公司应该提防大公司和克隆人。中国仍然缺乏创造力。取笑馒头的承诺很好,但很难有创意。有1000个小弟弟在拷贝我的空间。

还有一件事,太多的钱进入了中国的互联网市场,而这些现象的原因是为了得到一个人应该得到或不应该得到的钱。

中国仍然缺乏创造力

主持人:为什么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没有向你们这些老兵学习?

周弘毅:这是我想谈的第二个问题:WEB2.0网站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团队缺乏经验和执行力,这导致缺乏竞争力。太多的WEB2.0公司在这一点上有极端的问题。

许多人在消费100万元人民币之前,突然变成了500万美元。2000年的历史证明,融资并不等于成功。有些融资是助推器,有些融资加速了灭亡。

当你有更多的钱,你就有更多的想法。有些人开始失去注意力,有些人不知道如何花钱。现在是最热的时候,中国人讲究盈亏,才容易折。

企业有成功的可能,所以许多获得资金的WEB2.0公司只会有几个成功。

host:谈谈你作为天使投资者接触到的WEB2.0团队。

周弘毅:更不用说人名了

尽管公司管理层没有人才,但每50个人中就有一个会带来新的管理挑战。永远管理不了人,管理500个人是不可能的。百度和当年的3721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200人以内。管理需要积累,企业文化需要建立,中层结构需要建立,所有这些都是以时间为代价的。目前,许多WEB2.0公司处于零管理状态,如果他们在半年内增加到几百人,就会有问题。如果出了问题,你突然减少了一半或三分之二,这会伤害你的活力。

有些WEB2.0公司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就像当年的Renren.com和Yitang.com一样。我称这些公司为“嘉年华公司”。他们不能设定有效的目标。他们每天都开会,不设定具体的可执行任务。小企业感染了大企业疾病,每天都沉浸在梦境中。目前,WEB2.0公司的团队领导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不以它们为耻,而是以它们为荣。

主持人:然后他们会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周弘毅:我们没有制造互联网的经验。那时,我们知道自己很笨,所以我们渴望人才,到处学习,学习经验,并希望成为一个大公司。如果从长远来看问题,WEB2.0公司将变得有经验。如果你幸运的话,你可以找到一个独特的发展领域。

现在许多领导人无知无畏。我们必须知道,成为一家没有海关的公司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有各种研发、营销、管理、金融和法律事务系统来支持它。我们必须做非常普通的事情,稳定地工作,不要总是保持冷静。WEB2.0公司只看到大公司暴露的冰山一角,看到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外面表演,而没有看到大公司的背后。80%的冰山在水下。他们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来完成特定的事情。例如,我们看到了谷歌的一些很酷的东西,但是谷歌的销售系统并不酷,我们必须在这个赛季完成这项任务。谷歌要求其员工涂鸦,但结果就是这样。它的核心是搜索引擎技术,酷东西只占其流量的百分之几。

这些WEB2.0的孩子从来没有在一个系统中运行过,总是说我想学习谷歌和苹果,但没有学到本质。这些孩子总是说:我是一个很酷的公司,我们中的七八个不想要头衔或部门。他们还说我们可以打败新浪和搜狐。

主持人:你说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事,那么什么是“是”?

周弘毅:记住别人可以做到,但你不必这么做。管理是一件个性化的事情,应该根据经理、团队和要做的事情的特点来改变。如果你没有向大型互联网公司学习的意识,你将不可避免地死去。

批评别人很容易,但你自己却很难做到。就像WEB2.0网站的首席执行官一样,他写博客是为了在一个小圈子里获得认可,并教别人在线营销,但他的网站只有圈子里的少数人知道。让很多人用他的东西就是成功。

host:你对当前的WEB2.0公司感到悲观。

周弘毅:目前的情况是,在WEB2.0的旗帜下,很少有公司能够成长。就像博客一样,博客可以生存,但是他们每年赚几十万或几百万美元,因为他们有所有的大门户,也有他们没有的所有大门户。

WEB2.0有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大公司将利用它来实现涅。新公司必须忘记2.0的概念,不要把它当作拯救他们生命的法宝。这取决于他们的想法能创造多少价值,是及时的帮助还是奖励,他们会有多少用户,市场会有多大。

一个风险资本家会问你:你为什么能这么做?你有技术或强有力的执行力吗?业内还有谁在做这件事?WEB2.0应该有自己的创意和模式。比如迅雷,首先是下载软件,这符合中国人上网玩游戏、听歌曲、看电影的习惯,并且瞄准这个市场。其次,迅雷是一个自主开发的协议,不完全是P2P,而是P2P加多服务器架构。许多人用英国电信公司的开源代码重写它,比如本地化eDonkey,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第三,它是面向用户的,8000万人可以使用它,这自然形成了一个基础。这是迅雷冷静工作三四年的结果。

host:新企业家如何知道他们的哪些想法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周弘毅:WEB2.0公司可以与大公司竞争,但它们必须如此

?创业意味着必须有新的产业和颠覆。

WEB2.0的交互对网民有更高的要求。我不能整天发誓。我还不如去看媒体编辑挑选的手稿。观看移动互联网,将改变互联网的格局;期待搜索的进一步发展。

我不喜欢土豆和豆瓣菜。它不会成为上市公司,因为只有你提供广泛使用的服务并且有障碍,你才能有价值和上市。

岐狐真的无法绕开传统的广告模式,这只是创新。

主持人:你个人喜欢WEB2.0的哪些产品?

周弘毅:我喜欢社区、搜索和P2P。岐狐的定位是技术和产品提供商,而不是内容提供商。

主持人:作为一名互联网老手,你是如何制定胡琦的战略方向的?

周弘毅:一定有新的产业和颠覆。2004年,他在雅虎中国进行搜索,并与谷歌和百度竞争。后来,他模仿了门户。2006年,雅虎中国采取了后续策略进行搜索,现在可以看到结果了。大公司无法成功模仿,小公司更难模仿。

在美国成为一家小型互联网公司不是出于兴趣就是被一家大公司收购。毕竟,它还有一个出口,不太可能被中国的一家大公司收购。大公司经常采用自己的方法,收购仍然很少。我有很酷的想法,但它并不大,而且缺乏大的商业因素。胡歌骗人,但不能成为时代华纳公司.像flickr.com这样的外国结合大型平台来产生催化效果。因此,中国的生活环境比国外差,WEB2.0公司应该谨慎。

中国仍处于互联网的早期

host:WEB 2.0的互动为创业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你怎么想呢?

周弘毅:这个国家还处于互联网的早期阶段,互联网用户还不够成熟,不能使用互联网。WEB2.0的交互对网民有更高的要求。我不能整天发誓。我最好看看媒体编辑选择的文章。媒体的声音非常重要,这是与网络互动的平衡。

行业越成熟,机会就越少。甚至滑雪和烹饪网站也是有意义的,可以生存,但不能被列出。互联网繁荣涉及方方面面,互联网将繁荣昌盛。然而,对于风险资本来说,泡沫将带来更低的投资回报。

主持人:你喜欢什么机会?

周弘毅:一个是移动互联网,它将改变互联网的模式。中国有4亿多手机用户。手机是便携式的,收费很高。但关键是要自己制造产品。3G是互联网的机遇。

第二是搜索的进一步发展。岐狐已经制定了蜘蛛计划(Spider Plan),就是要看到中小型网站不可能建立自己的销售系统。岐狐可以使用最初积累的3721渠道资源来帮助他们销售和拆分账户。

主持人:你不喜欢热辣的WEB2.0公司的什么?

周弘毅:我不喜欢土豆和豆瓣菜。他们的产品没有门槛,过于模仿,很难被超越。

主持人:你认为岐狐是当前WEB2.0公司的风向标吗?

周弘毅:岐狐不是WEB2.0公司,也不是风向标。岐狐被定位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这应该考虑到岐狐的模式和背景。奇虎现在有400名员工,其中三分之一来自3721和雅虎中国,3721名员工中有60%加入了奇虎。这些人是帮助3721建立渠道的董事和产品经理。还有大型门户网站,百度、中搜原有员工加入,团队强大,技术经验丰富。他们有很多成功记录:第一个支付搜索费用,第一个用桌面搜索软件占据桌面。从谷歌到微软,他们正争先恐后地将工具栏捆绑到浏览器中,并通过渠道合作占领中小企业市场。谷歌必须通过渠道进入中国。

从2003年到2005年,该团队在中国搜索收入排名第一,2005年,雅虎中国的流量从第六增加到第二。这是一种使用搜索子品牌的策略。因此,这支队伍有实力在中国相互竞争。

?主持人:岐狐是什么商业模式?

周弘毅:岐狐的商业模式保持不变。然而,如何将搜索与社区和其他搜索问题结合起来是

岐狐不想模仿,所以没有机会,只是陪王子去学习。微软有机会搜索,这是视窗和工业工程的默认机会。另外,百度和谷歌是三大传统搜索引擎。在传统搜索领域,岐狐没有兴趣。搜索需要积累,算法不可能一夜之间成功。微软必须积累几年才能推出产品,然后才能成熟。毕竟,百度已经这样做了7年,而谷歌已经这样做了9年。

结果是和百度打了一架,每个人都有一个赢家。我们最初与百度有技术差距。我们在过去的四五年中积累了经验,可以尝试一下。现在搜索市场已经是一场品牌战。搜索是P2P和社区相结合的新一代搜索。

主持人:那么岐狐的聚集模式不是主要方向?

周弘毅:前一阶段岐狐的聚合是产品完成前的一个小尝试,帮助用户获得个性化。

主持人:岐狐的盈利模式还在做广告吗?

周弘毅:传统的广告模式是不可绕过的。这只是创新。但是现在岐狐首先在技术方面做得很好,更不用说营业收入了。主持人:岐狐核心业务的竞争对手是什么?

周弘毅:岐狐可以做到,百度和谷歌可以做到,其他公司可能做不到。但是即使是论坛搜索,百度也做不到。Daqi.com说它有更好的技术,但是与岐狐相比,我们在天上,它在地下。如果你不相信我,打开网页搜索一下。岐狐的博客搜索、音乐搜索和论坛搜索都非常出色。旗帜是聚集社区来改善交通,最终走上通往我的空间的道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搜索工作。经过4年的搜索,搜索还没有开始。

主持人:你同时管理岐狐和天使投资。岐狐的投资者会要求你更多关注岐狐吗?

周弘毅:在任何模式下,投资者都相信团队。在高峰期,3721可获得4000万美元的营业收入和1000万美元的利润,其中5亿至6亿元人民币在渠道中运营。从几个人到几百人,花了五六年的时间。我们与实名、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和百度经历了很多商业战争。

我充当团队之间的桥梁。我向风险资本家保证:我会在岐狐花更多的时间。首先,岐狐有我的同事,我对他们有感觉。第二,我对出售3721给雅虎感到内疚,这导致该公司倒闭、失去平台和没有梦想。每个人都有遗憾。这个团队从头开始,证明了自己。第三,我的角色是复合的。作为天使投资者,我帮助他们计划、融资和处理与投资者的关系。我也是投资者背后的投资者。作为岐狐的董事长,我已经投资了迪斯克兹和迅雷,我已经厌倦了做天使投资。投资后,我不知道模式,需要努力帮助他们调整。第四,将来我会放弃一些风险投资的机会,把重点放在岐狐。

在现有的投资项目中,DISCUZ仍将花费精力,迅雷已经在路上了。在匹配这些公司的过程中,岐狐将为DISCUZ提供搜索技术,帮助其从软件公司转变为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都将独立发展。我投资的公司不是法人,占股份不到10%。我不会控制这些公司,也不会帮助它们从红杉风险资本获得数百万美元的融资。一些风险投资必须是法人,持有5%或更多的股份。那就是将公司作为棋子,并将其合并到自己的战略中。这和我是两种投资风格。

host:在互联网繁荣时期,你对风险投资的选择做了哪些改变?

周弘毅:互联网投资在美国非常火爆,但是美国风险投资进入中国后,发现有很多行业可以投资,延伸到TMT行业、农业、芯片等,还有很多其他的机会。现在是中国的好时机。资本有很多机会进入并赚钱。

但是对于WEB2.0,资本市场有点谨慎。明确地说,一些泡沫来自WEB2.0公司本身。一些WEB2.0公司已经收到了资金,但是还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相反,它们已经被覆盖和超越。

主持人:你认为WEB2.0有什么价值?

周弘毅: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真正有投资价值的公司,比如茅埔、岐狐和迅雷,它们可能会很大。

主持人:什么

周弘毅:我的空间和CP的结合是可能的。新闻集团自收购以来一直经营良好。例如,中央电视台将在未来购买我的空间模型网站。有些公司不能做大,也不能逃脱被收购的命运,因为它们可能没有上市。以豆瓣为例,它不会成为上市公司,因为只有你提供广泛使用的服务,而且有障碍,你才能有价值和上市。

主持人:岐狐的最终目标必须是上市。有时间表吗?

周弘毅:岐狐不会卖的。上市是岐狐的目标,但仍需下调。岐狐需要改变互联网的竞争模式。当我在寻找投资时,我已经和投资者谈得很好了。不要像当年的3721一样,卖它的压力太大了。

何时上市是自然的一步。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不想上市。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